滬企坎坷復工路

王雅潔2022-04-30 09:2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雅潔 原材料告急,物流告急,下游銷售告急。

對于地處上海的央企子公司、地方國企以及長三角地區的上下游民營企業來說,都在翹首企盼著復工復產的信號。

在東風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偉世通汽車電子系統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丁文龍看來,其所在的企業還沒有迎來真正意義上的復工復產:“復工復產最大的問題是怎樣把人從家里、從社區搞到工廠,以及如何打通物流堵點的難題。”

中國石化化工銷售華東分公司(以下簡稱“化銷華東”)總經理張玉言透露,該企業正在增加水路配送船次,緊急打通重要的大宗化工原料之一——PTA水路發運流程,保障原料供應。

中鹽上海公司銷售總監向勇則表示,面臨“大包裝食鹽銷售受到很大阻力,銷量下降60-70%”的現實問題,該企業正在緊急調整運輸模式,通過水運和鐵路來盡力解決物流上的難題。

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加入復工復產的隊伍中。

4月25日、26日、27日三天,經濟觀察報記者與多家在滬國企以及民營企業對話,詢其復工復產難題,為其做疫情背景下的畫像。

芯片短缺

時間退回到3月23日,丁文龍所在的汽車零部件企業——也是汽車芯片生產的下游企業——上海偉世通汽車電子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偉世通)內部開始緊急封控。

在封控當天,上海偉世通便緊急調取了160人進入工廠,實行閉環管理、駐廠工作,其中包括生產員工、輔助崗位員工、物流供應鏈員工、制造工藝員工,2名管理者,以及保安保潔和食堂工作人員。同時,公司為駐廠員工緊急采購了睡袋、褥子、淋浴設施等生活物資。

事實證明,上海偉世通的預判是正確的。僅僅在5天之后,上海浦東便迎來了全面封城,上海偉世通23日的選擇,為后續順利復工復產打下基礎。能作出上述研判的原因在于曾經應對武漢疫情的經驗。

丁文龍回憶道:“疫情期間最怕的是供應鏈被打斷,武漢發生疫情后,我們人雖然不在武漢,但那會我們的客戶在武漢,供應鏈被打斷了,我們的生產也會暫定,這和上海疫情是一樣的道理。”

除去人員的準備,上海偉世通的庫存里還準備了包括電器元器件等一些物料,產能維持在平時的40%左右。丁文龍說:“沒有疫情時機器不休息,400人左右輪班,現在只能開一個白班,設備沒有開足,疫情造成主機廠被動減少計劃,上海供應商很多,有些供應商工廠如聯合電子便出現了陽性被迫封閉掉,最早造成主機廠缺料。所以說,我們的保供保產是相對意義上的保供保產。”

從產業鏈上看,上海偉世通在汽車電子方面是頭部企業,儀表出貨量在全球排名第二位,上汽集團、特斯拉等在內的企業屬于其下游企業,汽車芯片類企業屬于其上游企業。

再從整條汽車產業鏈的情況來看,上海偉世通的相關下游企業,包括特斯拉在內,基本上仍處于半停產狀態。丁文龍表示,這次上海疫情的影響非常大,疫情一產生,就影響到了整個中國汽車行業。

封控一個多月以來,雖然國內業務受到影響,但是上海偉世通還有40%的業務是出口到國外:“這塊影響非常小,因為其供應鏈不是全部在中國,生產還是在繼續,我們這塊主要是出口到歐洲、北美和日本。”

在汽車芯片短缺的問題上,丁文龍認為:“電子企業是我的供應商,主要是我的芯片廠家,芯片影響非常大,芯片廠家是我們的瓶頸,早在2020年開始就開始短缺,21年演變的非常激烈,隨著疫情持續帶來的綜合影響,今年比2021年還要艱難一些。”

從臺灣和東南亞一帶的情況看,由于疫情的影響,馬來西亞的工廠會選擇關廠。另外,由于居家隔離人數的增多,消費電子隨之增多,那么供應消費電子的芯片便會擠占產能。比如臺積電這條線產能原本一周產出100萬顆芯片,80萬顆給消費電子,20萬顆給汽車電子,現在消費電子芯片達到變成90萬顆,汽車就變成10萬顆,供應短缺進一步加劇。

其次,從汽車行業本身來看,新能源汽車越來越多,其使用的汽車芯片越來越多,隨著智能化和電動化增加,芯片單車用量也增加了,還有國際形勢的變化,共同導致芯片產能的限制。

由此,丁文龍說:“對我們來說,我們做汽車電子的企業受芯片的影響是最大的,導致企業不能全部開工。”截至目前,上海偉世通還沒有迎來真正意義上的復工復產。

數據統計顯示,該公司已經有7條生產線恢復正常生產了,6條SMD生產線中已經有4條正常生產,恢復生產的人員就是上述提及的160人。

想要全面復工復產,面臨最大的問題是怎樣把人從家里、從社區搞到工廠,以及如何打通物流堵點。

這些不是沒有解決辦法。疫情期間,為了維持持續生產,上海偉世通成功申請了浦東新區內部的相關運輸通行證,這是因為他們生產的儀表是用于負壓救護車、醫療廢棄物運輸車和新冠疫苗運輸車的,每天確診兩萬左右的人數,催生了上述轉運的需求,亦催生了上海偉世通的市場供應需求。

在整個運行過程中,康橋鎮人民政府、張江高科管理局以及浦東新區政府,都比較支持上海偉世通復工復產,丁文龍將上?;鶎诱稳轂?ldquo;店小二”的定位,表示其在整個物流的打通、防疫工作的保障方面,都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支持。

再從上下游民營企業的情況看,“他們現在還沒有復工復產,得等到我們復工復產才可以帶動我們的上游企業復工復產。”

為了推動盡快復工復產,上海偉世通已經申報了第二批上海市復工復產“白名單”。

物流受阻

受阻的物流,給中鹽上海公司銷售總監向勇的工作帶來了壓力。

數據統計顯示,上海鹽業大包裝食鹽銷售受到很大阻力,銷量下降60-70%。

向勇向經濟觀察報記者介紹道:“我們的食鹽銷售分線上和線下,線上這塊封控之后運營還是工作的,受阻的還是物流,對我們影響比較大,比如京東天貓超市送貨受阻,上海車輛過去沒法接收,很多商超也好,還是線上的電商大倉也好,都在江蘇昆山或者浙江嘉興平湖,物流受到的影響特別大。”

上海封城之后,整條公路運輸被切斷,上海鹽業只能通過水運和鐵路來運輸,向勇說:“我們中鹽集團有很多制鹽企業,位于江蘇常州的中鹽金壇是上海鹽業最主要的供應商,過來基本靠船運,另外湖北、江西、新疆的鹽廠過來則靠鐵路、水運集裝箱等方式,目前我們食鹽供應沒有出現斷供的情況,”

另外,近期除上海本地以外,周邊一些地區的供應商也受到了疫情防控的影響,例如在江蘇常州、連云港和安徽滁州等地,當地的防控措施導致供應商企業出現過停產和物流中斷的現象,對生產計劃的延續性和穩定性帶來較大影響。

中鹽上海市場部部長陳銳表示,從4月1號實行封控管理之后,“對我們和客戶的影響都是蠻大的,不過好在前期我們做了一些壓庫的準備,但疫情一來,原有流通環節大部分中斷,從商超和電商到消費者的流通鏈條中斷。同時,食品加工用鹽訂單萎縮得很厲害,下降了60%左右,下游很多用鹽客戶的生產都受到很大影響。”

為了應對物流受阻的困難,上海鹽業選擇了陸改水、路改鐵的運輸方式。這首先要求供應商按照上海鹽業的采購計劃盡快組織生產,生產完成之后,再對物流各個環節進行溝通協調,包括啟用鐵路運輸,加大水運運輸,最大限度進行運輸和保供,在這期間,還需要辦車輛運輸通行證等手續,需要不斷調動和協調企業內外部資源。同時,由于進行應急的運輸保障并對常規的運輸方式進行重新調整,運輸成本上升會造成采購成本的上升,上海鹽業目前以保證供應充足、價格穩定和質量合格為首要目標,自身消化各項成本上升帶來的不利影響。

這不是上海鹽業第一次面對疫情的困難。

向勇介紹,早在2020年,公司便經歷過疫情期間消費者的搶購潮。他說:“食鹽是民生物資,每當遇到緊急狀況,消費者對食鹽的需求會非常旺盛,3月上旬上海新冠病例增加,我們就提前讓業務人員和商超采購進行溝通,提前備貨,防止斷貨。3月下旬幾波大的疫情出來后,又出現搶購和銷售過快,那時候還沒有封城,就盡可能補貨,滿足了消費者購買食鹽的需求,4月上旬團購需求并不旺盛,真正旺盛是從中旬開始。”

無論是應對3月初的風吹草動,還是應對3月中下旬以后的搶購熱潮,上海鹽業都跑在了前面。

為應對疫情期間的突發狀況,上海鹽業公司曾逐一致電管轄范圍內的所有副食調味品合作商和零售商,記錄匯總客戶的倉庫庫存備貨、封控和配送狀況。

另外,配送方式也悄然發生了改變。中鹽在上海運輸車輛都是大貨車,不可能送達到每家每戶,他們開始對接商超的客戶經理以便直接對接客戶,通過他們進行團購,例如聯合上海永輝、沃爾瑪、家樂福對門店進行覆蓋,或者通過當地社區居委會,發放民生物資時,在里面再加一袋鹽,通過上述種種方式滿足市場需求。

透過上下游的情況看,上海鹽業的上游企業——上海一家化工民營企業負責人說,他們公司是第一批保供企業(第一批上海市復工復產白名單企業),主要生產醫藥中間體類化工產品,公司奉賢區,目前在復工復產的狀態。

該民營企業復工復產面臨的主要困難在于上海屬于封控區,物流進出不暢,而生產物料原料都是從外省進來的,目前只能從其他外省調到上海來,辦理防疫物資通行證滿足生產。上述負責人說:“目前很多原料還是沒辦法進來,包括有些公司也都在封控和停工停產狀態,只能滿足現有的項目的一個生產。”

截至目前,該民營企業的產能已經恢復一半以上。

經濟觀察報記者還獲悉,為了進一步推進其復工復產,上海鹽業亦申報了第二批上海市復工復產“白名單”。

銷量下降

在接聽記者電話之前,上海石化計劃部總經理惲鴻剛剛開完物流專項溝通會。“還是物流的難題。”惲鴻直言:“我們生產的產品如果沒有總部幫忙協調運輸的話,我們已經漲庫停產了。”

對于中國石化上海石化來說,除了物流難題,還有整個季度生產經營計劃和大檢修計劃的被打亂。

惲鴻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目前成品油和化工產品的消費基本趨于停滯的狀態,一方面上海市進行疫情管控之后,出行需求和物流急劇減少,成品油銷量驟降,幾乎到0的狀態,挑戰非常大。

另外,惲鴻說:“我們的成品油和其他液體產品沒有辦法大量儲存,生產出來就要銷售,化工品包括基礎化工品還有合成樹脂等產品,因為下游企業停工了,我們的產品銷售不上,物流對我們的影響非常大,周邊城市對來自和途徑上海的車輛采取嚴格的管控措施,導致物流效率大幅下降,造成產品漲庫。”

上海石化銷售中心副總經理李祝榮表示,整體上來說,今年以來市場上原油價格不斷走高,但是大宗物料和下游產品價格沒有跟著同步上漲,企業經營承受較大壓力。3月份以來,上、下游產業受疫情影響還是很嚴重的,面臨著原料進不來、產品出不去、庫存高企、資金周轉困難等問題。

不止于上述問題,原來計劃在5月8號進行的上海石化部分煉油裝置大檢修,也因為疫情的原因耽擱了。惲鴻說:“這涉及到兩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是人員進廠,目前我們正在報復工復產的計劃,解決人員進廠的問題,第二個是現在裝置運行到生產周期的末期了,運行難度越來越大。”

為了應對物流難題,化銷華東總經理張玉言也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中國石化化銷華東在物流方式上“做文章”,增加了水路配送船次,緊急打通重要的大宗化工原料之一——PTA水路發運流程,保障原料供應。同時,他們還開展了多式聯運,為余姚、慈溪、瑞安、永康、杭州等消費集中城市開通多式聯運線路,先通過水路運到港口,再利用承運商當地的車輛運輸至客戶工廠,合成樹脂產品將有3000余噸訂單可通過此方式送到客戶手中。同時,為保障企業安全庫位運行,化銷華東進一步加大企業降庫力度,尋找可用庫容進行移庫,3月份緊急包租10000平方米庫容,啟動上海中石庫的噸租倉儲業務。充分利用自有庫和中轉庫,合成樹脂部各產品線累計移庫超10000噸。

除了物流難題,推進復工復產的過程中,還有產品出廠風險,經濟觀察報記者從上海石化獲悉,在中石化總部的協調下,上海石化通過與中石化專業銷售公司協同,最大程度打開產品市場。同時,在政府部門的支持下,最大可能的獲得公路、海路的的通行條件。

舉例來看,3月中旬,乙酸乙烯酯產品出廠受阻,庫容壓力陡增。3月13日,上海石化協同化工銷售江蘇分公司和當地物流單位,討論產品轉運方案。經多方協調,江蘇靖江德橋倉儲同意接收產品,騰出一周的庫容量,并動員下游用戶早提貨多提貨。3月份,上海石化乙酸乙烯酯產品出廠量超過9000噸。

4月初,高橋石化每天多出的150噸液化氣無法出廠,有脹庫風險。上海石化接到求助后,與煉銷公司、高橋石化三方商議決定,高橋石化的液化氣由上海石化客戶通過公路提運,上海石化的液化氣安排海運,打通了兩年未用的液化氣海運出廠通道。

除了產品出廠風險,復工復產的過程中,還有原料進廠風險。上海石化相關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4月上旬,煉油部5號煉油催化裂化裝置的催化劑低于安全庫存。此時,催化劑公司長嶺分公司的140噸催化劑正通過水路趕來,然而上海港碼頭封港。經過緊急協調,貨輪立刻趕往江蘇太倉港碼頭,可該碼頭也封閉了所有通道。情況緊急,物資采購中心團隊立即與中國石化物裝部、催化劑公司尋求解決方案,最終決定由從長嶺分公司通過公路運輸直送上海石化。隨后,8輛各裝載20噸催化劑的車先后到達。

4月27日晚間,中國石化高橋石化公司副總工程師曹文磊還對經濟觀察報記者透露,目前,該企業自3月10日實行封控管理至今,共有2164名技術骨干、操作人員等施行24小時在崗值守、生產裝置操作人員三班兩倒的運行模式。

高橋石化身處浦東疫情集中區域,面臨嚴峻形勢,在系統內率先施行封閉管理,及時適應上海不斷升級管控措施,全力落實每日車輛通行證,確保陸運產品出廠后路暢通。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其內部已經頒布了復工復產疫情防控方案,包括職工返崗、隔離觀察、物流管理、物資儲備等要求。

下一步,曹文磊說:“我們在做好生產穩定的同時,還將發揮對下游整個產業鏈的支柱作用,例如根據汽車行業里面橡膠,塑料產品等進行優化調整,用以滿足整個產業鏈上下游復工復產的順利,保證其延續不斷,也保證產業鏈的安全。”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高級記者兼國資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國企國資等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資訊。
美女观看视频网站a_欧美99爱在线视频_全部免費A片视頻_人人操人人爽人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