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家上海工廠的閉環復工:廠長帶病上陣,工人在公司群開“線上運動會”

    濮振宇2022-05-07 11:1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濮振宇

    4月初,秦興洲突然犯了腰間盤突出的老毛病,在疼痛劇烈的急性期,他無法正常坐著,只能躺在床上。秦興洲是延鋒汽車智能安全系統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延鋒智能安全”)上?;氐膹S長,面對工廠運轉的實際情況,他即便身體有恙,也沒有離開一線。

    延鋒智能安全從事汽車智能安全系統的設計開發、制造等,產品包括汽車安全氣囊、安全帶、方向盤以及汽車安全系統集成,其上?;匚挥谄謻|新區康橋,在上海地區共1700名員工,其中一線員工約1200人。

    從3月中旬開始變得嚴峻的疫情形勢,攪亂了延鋒智能安全上?;氐纳a節奏。工廠第一時間封閉式生產,秦興洲則是從3月下旬起駐廠工作,并實質上負責該基地三個工廠的管理任務。在上海于4月1日采取全面封控措施后,物流不暢導致物料短缺,工廠的平均產能降至20%的冰點。

    4月18日是一個分水嶺。隨著上海“第一批重點企業白名單”出爐,上汽集團旗下整車、零部件和物流企業,啟動復工復產壓力測試。作為上汽集團旗下的零部件企業,延鋒智能安全也在白名單的666家企業之列,得以開始全面復工復產的進程。“我是4月18號進廠的,我見到他(秦興洲),他是腰部打了一個繃帶,跟我們做了一些工作上的交流,包括到一些點去檢查。然后我就想著安排他當天回去(離廠休息),但他一直堅持到大概4月22日。”延鋒智能安全總經理張孝兵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4月18日前,延鋒智能安全的生產維持,主要依靠自身及上級公司組織協調;4月18日后,延鋒智能安全的復工復產,更多得益于政府部門支持下產業層面的“蘇醒”——政府支持了更有效的車輛通行證、上游供應商恢復物料生產和供應、下游整車客戶需求增長。

    在秦興洲離廠的4月22日,延鋒智能安全的生產狀況已有了明顯改善,此前被封控在家中的員工陸續回到工廠,物料短缺問題逐漸緩解。到了4月末的時候,延鋒智能安全產能已經恢復到了正常水平的60%。

    不過,延鋒智能安全的復工復產之路并未到達終點:少數員工因所在社區的特殊疫情狀況仍無法返崗、不同地區防疫政策變化也影響著運輸的時效、物流費用也已經大幅攀升。而這些問題都已經遠超出了單純工業企業的層面,而屬于社會宏觀層面的事情。

    對于延鋒智能安全,乃至于更多處境類似的上海工業企業而言,聽到整個社會層面的防疫取得新進展并逐漸正?;南?,是最欣慰的事情。

    運費從3000元暴漲至1萬多元

    汽車產業的全球化屬性決定了,產業鏈中任何一家企業的復工復產,都需要上下游企業的密切配合和協同。

    在最緊要的時候,延鋒智能安全急需與供應商之間進行溝通。4月18日下午,在上汽集團啟動復工復產壓力測試之際,延鋒智能安全為了獲得上游供應商的協同,以公司名義組織召開了供應商的復工復產宣講會,延鋒智能安全42家供應商伙伴參加了這場會議。“動員會上第一個跟大家講了復工復產的大背景,包括全國、全球產業對我們的期望;另外重點宣講了復工復產該怎么做,我們是集團包括我們自身做了很完善的一些復產防疫方案,但很多上游供應商企業由于自身條件限制,他們的方案可能不一定完備,所以我們把自身方案跟大家分享,讓所有企業參考;最后,還有一個核心的觀點就是呼吁大家與當地政府部門及時溝通,主動申報復產方案,希望能夠得到批準。”張孝兵回想起當時的情景時表示。

    與面向供應商的復工復產宣講相比,物流環節的溝通需求則更加常態化,也更加急迫。雖然延鋒智能安全已擁有通行證,但在物流環節仍然面臨著一些挑戰。

    張孝兵表示,延鋒智能安全近期經常會遭遇這樣一種情況,即一個司機送一批貨到一個地方,但當地疫情防控政策突然升級,導致司機無法進入,然后延鋒智能安全協同延鋒公司整體資源去緊急協調,重新安排物流車輛何時、何地交接貨物。

    由于此類情況無法預測,延鋒公司物流團隊不得不成立了專門小組,24小時跟蹤車輛狀況。當物流遭遇政策層面的突發狀況時,專門小組需要與當地企業進行溝通,再由當地企業與當地政府部門進行溝通,來解決問題。“現在因為各地物流疫情防控處置的嚴格,其實司機在路上的時間也會比以前長很多,比如以前4個小時,現在可能要8個小時。這是難以避免又客觀存在的事情。所以我們也面臨著物流運費近期大幅上漲的挑戰”,張孝兵舉例稱,某線路此前運費每趟2000-3000元,但現在最貴已漲到1萬多元了。

    實際上,受疫情影響,運費上漲是全國乃至全球物流行業都面臨的問題。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發布的中國公路物流運價指數(4月18日-22日)為1014.67點,環比上周提升0.35%。以武漢-廈門、大連-石家莊線路為例,公路運輸的平均整車(17.5米)價格分別達到5462元、10902元,分別上漲了6.26%、5.25%。

    對于運費暴漲,張孝兵表示,延鋒智能安全仍把保供作為優先任務,確??蛻舻纳a不受影響。對于運費的成本壓力,需要上下游供應鏈一起共同解決、共同承擔,這樣可以緩解一些壓力。如果政策上能夠對抗疫復工方面有專項支持,那將對企業來說會更好。也期待疫情早日有效控制,恢復正常的狀態,這樣整體運營成本也自然就下降了。

    除了物流環節,與上級公司以及兄弟企業保持溝通和協同,也是延鋒智能安全在復工復產過程中的任務之一。

    “整個(上汽)集團在幫我們協調跟政府的一些對接,包括物流運輸,這個是很重要的。另外延鋒總部有一個專門的應急管理小組,這個小組負責整體協調延鋒集團內部的資源,大家相互的共享資源使用,包括物流運輸、抗疫物資的資源、應急隔離點的資源。”張孝兵說。

    “專項小組+網格片區長”出動

    對于延鋒智能安全而言,物流等外部因素不可控,復工復產最緊繃的那根弦也并不在那里,而是在公司內部。只有在員工的生產和生活環節做好了防疫工作,復工復產才能順利推進,現有的成果也才能避免流失。

    張孝兵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延鋒智能安全目前防疫方案的核心是閉環管理好員工。公司網格化管理了員工的生活區域和生產區域,這種網格化是以最小的生活單元和生產單元為基礎,網格化的核心內容是明確“我只能跟誰接觸,我只能在什么地方”,相當于是減少接觸。

    網格化是目前國內很多企業乃至地區普遍采取的一種防疫管理模式。3月31日,上海市發布的通告指出,對浦東、浦南及毗鄰區域,實行分區分類、網格化管理,報告陽性感染者涉及的居民小區(單位、場所)所在網格化單元及毗鄰網格化單元將被列為封控區。

    在延鋒智能安全網格化方案中,有一個重要的原則,例如使用某個衛生間的人是要能夠被追溯的,通俗說就是1個衛生間只能這20個人或者30個人使用,在使用過程中,需要按順序進行。

    “這有點嚴格,但是總體來說我們執行下來還是非??煽?,因為我們也借鑒了外部很多案例,包括很多群體性爆發的案例里面,核心的是衛生間的傳播。”張孝兵說。

    外部輸入是最容易出現問題的一個方面,延鋒智能安全采取的方案是,任何進入公司的人員都需要提前申報,并確認其健康狀況,當申報人員到達廠區門口后,會進行抗原試劑的快速檢測,然后才能進入生產區域。入廠車輛則需要在出發前和到達廠區后分別進行一次外部消殺,且車輛也必須事前確定,不能隨意更換。

    “物品其實是整個防疫里面最大的難點”,張孝兵表示,物品包括員工生活物品,如防疫物資、食堂蔬菜等,也包括工廠生產物品。延鋒智能安全也會分不同類別來處理物品,一是外包裝消殺,而放在露天通風場合一定時間后,再移至生活、生產區域。

    據張孝兵介紹,延鋒智能安全的防疫措施從3月中旬至今,一直在不斷進行調整和更新,包括新增一些最初沒有的措施。

    具體包括,4月18日后,延鋒智能安全針對返崗員工,會先確認員工所在小區和所在樓棟過去7天的疫情狀況。返崗員工在通過入廠的快速試劑檢測后,還需要在一個獨立的空間中,靜默3-5天,相當于進行隔離,期間可以正常參與工作,只是不接觸其他人。

    “封控的員工大家其實在宿舍里面也非常悶,非常辛苦,我們也組織了一些不需要群體聚集的活動,比如個人運動會,每個人做了多少個俯臥撐可以傳到群里去,錄的歌曲也可以傳到群里去,用類似于豐富業余活動的方式來緩解大家的精神壓力。”張孝兵表示。

    制定出防疫方案只是基礎,更重要的是落實,而傳統的企業組織架構已經無法適應高強度的防疫需求。為此,延鋒智能安全重塑了內部管理的組織架構。

    張孝兵表示,為了防疫和復工復產,延鋒智能安全打造了兩個維度的新組織架構,一個維度是專項工作小組,共11個,包括綜合協調、物資準備、核酸檢測、志愿者協調、員工心理關愛等小組,公司黨委委員、工會負責人和人力資源部、制造部的骨干管理人員全部在小組中任職;另一個維度是最小網格化后的片區長,一層一級。這樣防疫的組織架構就有了。

    開工率由兩成恢復至六成

    “我們是從3月上旬上海發現有疫情開始,就注意到疫情的發展,然后結合我們公司業務特點,上海地區供貨實際上是要供給外地,還有很多是要出口的,這個時候我們就主動采取防疫升級管理方案,主動閉環管理了一部分員工。”張孝兵說。

    據張孝兵介紹,延鋒智能安全雖然隸屬于上汽集團,但其產品不僅供應上汽乘用車、上汽大眾、上汽通用、上汽大通等上汽系車企,也供應比亞迪、吉利以及美國某知名智能電動車企等其他國內外車企。

    4月1日,在上海全面封控后,延鋒智能安全迎來了生產的最低谷期,雖然70%的員工閉環駐廠,但開工率卻只能達到正常水平的20%左右。這段時間的生產困難主要是因為物流問題。不過,延鋒智能安全提前在物料方面做了一些準備,公司大部分用庫存物料進行生產。

    轉機出現在4月中旬,上海市經信委16日公布了第一批重點企業“白名單”,首批復工工作將在這些企業中展開。

    據了解,工信部日前派出上海的前方工作組,已與上海市有關部門一道,推動重點工業企業穩定生產和復工復產,保障產業鏈供應鏈運轉順暢。在“第一批重點企業白名單”中,汽車產業鏈企業達200余家,占比超1/3。到4月25日,上海666家重點企業70%已復工復產。

    延鋒智能安全是被納入白名單的首批666家重點企業之一,4月18日后獲得了來自上海市經信委和上汽集團的支持。到了4月末,延鋒智能安全的員工返崗率已經提升至85%,開工率也恢復到了60%左右。

    “像我們公司所在的地區,康橋鎮政府、康橋集團、星創園,包括對口企業的防疫部門,會給我們提供全套的防疫支持,包括核酸的檢測,抗原試劑的提供,一些消殺的服務,幫助協調企業應急隔離點等。市經信委智能制造推進處及其他一些部門,主要是幫我們提供解決員工返崗通行證,以及車輛通行證,還包括大的政策上的這種銜接。”張孝兵說。

    談及通行證,張孝兵解釋稱,企業的車輛通行證每個階段都有,從3月中旬起,相關部門就發放了一部分,但當時這些通行證在上海以外地區使用時,可能會面臨一些阻礙,在4月18日以后,上海市經信委牽頭辦理的都是全國通行的通行證,這樣使用起來更方便。

    在封閉式管理下,復工復產需要保證員工的基本生活需求。張孝兵表示,公司在3月上旬提前進行了幾次儲備,再加上政府部門和上級公司的幫助,生活物資能夠滿足需求。另外,由于公共浴室存在交叉感染風險,公司緊急采購的一批電水壺,舒適度無法與淋浴相比,但能保證員工基本的清潔需求。

    “參與抗疫與復工復產的員工很多人無私地做志愿者,一些人家里也因為封控有些困難,但是他們都選擇了駐廠支持抗疫與復工復產。”張孝兵說。

    對于剩余15%尚未返崗的員工,張孝兵表示,這部分員工中的大部分是因為所在社區還處于疫情封控狀態,管理比較嚴格,暫時無法出來。同時,公司在4月18日后也逐漸在安排此前一直駐廠生產的部分員工返家休息。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關注汽車產業政策、行業企業轉型等,對自主品牌、主流合資品牌關注較多,擅長分析報道。
    聯系郵箱:puzhenyu@eeo.com.cn
    微信號:pzy369963493
    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无码成人一区二区三区,狠狠色狠狠色五月激情,国产三级在线观看播放,日本少妇高潮正在线播放